>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专家 > 情感婚姻

著名编剧芦苇:中国电影进入“娱乐至死”时代

2019-07-30 16:51作者:admin

著名编剧芦苇:中国电影进入“娱乐至死”时代

中新网成都12月21日电(上官云)20日,中国作家榜文化盛典在成都举办,并最终颁发年度致敬作家、年度致敬诗人等十多个奖项。

其中,知名编剧芦苇因创作出多部优秀电影剧本获颁“年度致敬编剧”。

随后,芦苇接受记者采访,历数几十年工作心得并论及当下中国电影现状。 芦苇认为,真正能够衡量一个编剧优秀与否的只有作品,同时也表示了对中国电影的担忧,“我们进入了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,中国电影低俗化、脑残化的问题是因为整个社会、市场都是如此。 ”  当编剧:涓涓血汗等闲流创作只写自己喜欢的剧本  芦苇堪称超级电影发烧友,他把这称作自己的专业和生活,也正是凭着对电影的热爱采最终走上了编剧创作的道路。 很快,芦苇便因《霸王别姬》等影片知名。 他基本保持着平均一年一部电影剧本的产量,但在与最主流的导演合作的同时,又似乎与其他编剧保持着距离,素有“特立独行”的编剧之称。   很多时候,芦苇用“涓涓血汗等闲流”来形容自己的编剧生涯,“你得研究电影,得不停的分析,我当年没怎么上过学,没有专业学习的机会。

比如写《霸王别姬》的时候,光资料我看了有两箱。 ”在某种程度上,芦苇是一个挑剔的编剧,无论改编还是原创,他的创作同时为了市场和自身,也只写自己喜欢的剧本。

有些弄不懂的题材便干脆不接,“比如《小时代》我就写不了。 ”  至于衡量一个编剧是否优秀的标准是什么,芦苇给出了斩钉截铁的回答“看作品”,“我现在没拍的剧本有14个,都倾注了心血。 当下电影的生态环境价值观混乱,有好剧本却难以发现,真正有选择权的是制片方和导演,比如《白鹿原》我写了七稿,导演不用也没有办法。 ”  针对目前时下热议的编剧在影视剧制作组中的地位问题,芦苇认为,如果用团队的概念来形容编剧和导演的关系,那么导演就像指挥官,编剧是参谋长,具体在纸上策划和制定作战方案。   不过,身为“年度致敬编剧”,芦苇并不清楚作家榜的评选依据,至于列出的收入数目,大致差不多,但不十分准确,“数目有点水分也正常。

编剧的收入有时候连自己也稀里糊涂,比如一年内一个本子没写,或者写了三个本子一个都没卖出去,所以只能算出一个大致收入。 ”  谈电影:中国电影进入娱乐至死时代与好莱坞差距不在于技术  在与陈凯歌的著名导演的历次合作中,芦苇都感觉愉快。 但是,他也坦率的表示,身为一个电影工作者,自己为中国的电影感到悲哀,“中国电影有些渐行渐远,纯粹成了消遣场所和娱乐工具,至于当代电影有关道德和文化的功能,则是基本缺失了。 我们进入了这样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,对此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。

”  “中国电影低俗化、脑残化的问题是因为整个社会、市场都是如此,电影只是一个结果而非原因。

”芦苇拿植物与生长环境打比方,“它在一种环境下就有一种状态,一时很难改变。 中国人很有可能沿着这种财富热情一路狂奔,一直到最后走入绝境。 ”  除了大环境的影响使得中国电影出现了一些问题,芦苇也认为,现在影视界就编导阶层来说,文化水平相当低[1]。

随机推荐

图文聚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