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专家 > 情感婚姻

盛宠谋婚小说烈南风余小渔小说阅读地址 情感依附什么意思

2019-06-10 07:01作者:admin

盛宠谋婚小说烈南风余小渔小说阅读地址 情感依附什么意思

盛宠谋婚第十八章尴尬的会面可是老天爷好像就是要看余小渔出糗,她刚发出祷告,便听见有人在身后说话:南风哥哥,我们坐里边吧。

烈南风?他不是在宾馆里么?怎么也跑到这儿来凑热闹了?小渔背对着门口的位置,因为后脑勺没有长眼,看不到来人。

但是她还是听出来了秦羽杉的声音。 这天底下,大概也就只有她,才能把南风哥哥这几个字,叫的那么顺口了。

一听就知道两个人的关系匪浅。

也对,人家才是正经的情侣关系,自己只不过是安抚老太太的工具罢了。 想想自己的处境也够悲哀的了,不是被别人劈腿,就是被别人当成劈腿的借口。 就像是蛋糕店的橱窗里,摆出来的样品。

看上去色泽艳丽,造型别致。 但假的就是假的,再漂亮也成不得真。 人家顶多就是多看你几眼,最终喜欢的,还是新鲜出炉的真品。

不经意间,小渔的眼底已经染上了淡淡的苦涩。

她不想在这种情况下,跟烈南风碰面。 稍稍把脸偏向了韩宇的臂弯里。 小渔,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小渔突然对自己举止亲密,韩宇反而有些受宠若惊,觉得不太真实。

小渔还没有开口解释,谢婉尖声说:小渔姐姐刚才说话的时候,还中气十足的样子。

怎么?这么快的工夫,就变成林妹妹了?谢婉以为小渔是在当着自己的面,跟韩宇秀恩爱,故意要给自己难堪。

她长这么大,从来都是被别人捧在手心上,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。 没有,宇。 我就是想起来还有事情没办完,我先回酒店了。

小渔看得出来谢婉有意找自己麻烦,所以她满心想的都是,要尽快远离这个是非之地。 说完之后,她抓起包,以手挡脸,往餐厅门口走过去。 站住,余小渔!谢婉看到小渔仓皇的背影,对她无视自己的存在,相当不满意。

小渔听见谢婉叫自己,心中一紧,下意识地看向烈南风的方向,正好跟他凛冽的眼神对视。

只一秒钟的对视,小渔清清楚楚的看到,烈南风眼底的熊熊怒火。 他之前是说要给自己,一个提前结束经理试用期的机会。 出门前,也确实跟他报备过,他也是同意了的。

不过他要是知道自己是为了充当韩宇的女朋友,帮他斩桃花,才离开的话。

小渔真的不敢保证,烈南风会不会还像之前那般通情达理了。 小渔把头撇向一边,听着沉稳的脚步声,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就在两人之间间隔一步之遥的时候,她屏住呼吸,低着头。

刚要说,烈总好。

那双做工精良的定制皮鞋,只在眼下交错走过,在她身后的位置停了下来。

小渔提到嗓子眼儿里的话,硬生生地卡在一片错愕中。 然后就听见烈南风充满磁性又不失优雅的男声:韩公子,这么巧。 您是……烈总?韩宇看着烈南风,犹疑的问。 韩宇毕业之后,去地方村镇当了一年的村官,最近才把编制调回安州。

他之所以会认识陈卓,是因为去安州之前,他见过陈卓代表深蓝公司,来云麓镇参加项目竞标。 当时他就惊叹于深蓝集团的总助,年纪轻轻,雷厉风行。 而后他只知道,深蓝总裁一夜之间,把一个几十万的绿化项目,直接改成了斥资几十亿的山林改造。

因为跟自己的家乡切实相关,他还刻意到网上和杂志等各种媒介,搜寻过这个业界大佬的照片。 但是苦于人家保密工作做得太严密,只在几个小网站上,看到过他的侧脸。

而且一看就是小报记者,为了搏版面,偷拍的角度。

不过光是凭借模糊的侧脸,就足以看出来这个神秘的总裁大人,分明是一个五官立体,面容俊朗的年轻帅哥。

那个侧颜的画面,如今随着烈南风的出现,在韩宇的印象中,渐渐清晰。

如炬的眼神,和清冷的气质,比网上流传的照片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 就连韩宇作为一个大男人,在他的目光注视之下,也忍不住后背生寒。

正是烈某。

之前就听家父说,深蓝集团的烈总,仪表堂堂,器宇不凡。

今天得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

韩宇这样说,完全都是真心话。 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,连走路都自带气场的。

所到之处,自动凝聚众人的视线。 韩公子过奖了,烈某只是一介商流,您日后可是安州的一片天。 深蓝要想在安州顺风顺水,还要仰仗您的关照。

这字字句句听起来都是客气话,不过从烈南风的嘴里说出来,却怎么听,都不像是奉承,倒像是欲扬先抑的手段。

岂敢,烈总。 我只是一个小科员,您这么说,不是折煞我么?韩宇听见烈南风把自己捧上了天,搞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立马提高了一百八十分的警惕。

哪里,烈南风的眼神扫向四周,只在小渔僵直的后背停留数秒,就对旁边的秦羽杉示意,羽衫,过来认识一下。

秦羽杉走路压着裙边,步履优雅的从小渔身边经过,也把她当成了透明人。

南风哥哥。 这位是韩宇,云麓镇镇长的独子。 您好,我是秦羽衫。 秦小姐好。 小渔听着身后几个人,连谢婉算在内。

谈话自在融洽,出奇的和谐。 原本他们谈论的话题,都是在围绕深蓝和云麓镇的改造项目。 自己不管是作为韩宇的朋友,还是深蓝集团的员工,都有充分的理由加入到谈话里。

但现在,烈南风明摆着就是要晾着自己。 他一直拉着韩宇聊公事,愣是没再多看小渔一眼,只当她不存在。 小渔也就那么傻愣愣的杵着。 不过她总觉得烈南风虽然没看她,但她却能感到他偶尔投来关注自己的视线。 她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 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遗弃的旧家具,在风中独立凌乱。 就算自我感觉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使用价值,却因为始终没人理会,也难逃被丢掉的命运。

随机推荐

图文聚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