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专家 > 情感婚姻

第三百九十六章 入直文渊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2019-07-10 20:39作者:admin

第三百九十六章 入直文渊阁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林烃给林延潮写信,自是希望林延潮为官之时,也不要忘了读书治学。

林延潮想了一下觉得也对,这几个月他一直忙于重修会典,以及计划如何入内阁,而忽视了平日的治学。

之前读书是为了举业,但现在读书就只读对自己有帮忙的就好了。 林延潮想了想自己眼下最擅长的除了文章外,就是经学了。

自己在经学上的造诣,虽不如东汉许慎那般二十六岁就贯通五经,但书经一经还是可以贯通的。 自己凭着《尚书古文疏注》已是在本朝经学家中算是有了一席之地,但是之后自己所作的《尚书注集》却是扑街了,对广大读书人而言自己的《尚书注集》的影响力自是不如上一本。 《尚书注集》扑街的原因,林延潮也检讨了一番,主要就是自己功利心太强,当初为了科举出名,赶着将此书刊印,故而在撰书有些疏漏不足的地方。

毕竟十九岁就为尚书作注还是太早了,读书人不接受也是理所当然了。

于是林延潮准备在得闲时,苦读经学,再将顾颉刚先生的心血融会贯通一遍,将尚书注集重修。

若是重修的尚书注集可以得到承认。

那么林延潮通过自己在翰林院中的影响力,就将重修的尚书注集颁行四方,用以取代由蔡钱两人写的疏漏错误较多的书集传,从此成为每个以尚书为本经读书人的专用科举用书。

这如果能达成,那么自己就成为经学大师,获得当世大儒的地位,从这点上说,也算在三不朽中的立言上。 成功了一半。

林延潮认真地给林烃回了信,一直写到夜半三更。

次日上衙,林延潮吃了一顿林浅浅煮的热粥后。

即坐着马车上衙去了。

这时已到八月中旬,天气仍是十分燥热。 而林延潮入直内阁也就在这两日了。

到了检讨厅后,当该吏就捧着名册出来给林延潮画卯,并笑着道:“修撰老爷,咱们这些当差的,都服了你。 “林延潮一边画卯,一边问道:“这如何说来?“当该吏道:“逢修撰老爷你到衙,都是翰林院最早一人,这半年来。

可谓雨雪不停,寒暑不缀啊,你说我们这些当差的怎么能不佩服。

““哪里,还要劳你开门才是。

“这当该吏笑着道:“这哪里敢当,我等小吏都是住在署内,不比老爷那你上衙辛苦的。 听闻老爷近日就要入直内阁,小的先在这里给你道喜。 “林延潮笑了笑将名册递给当该吏。 一进门,黄灿就迎了上来,十分卖力地给林延潮擦桌子,一脸阳光灿烂地道:“老爷这两日就要入直内阁。

小的在这里给老爷你道喜了。 ““不过是轮值而已,半年后还是要回署的。

““老爷入阁办事,指日必是大拜部堂。

到时候求老爷提携,让小人一生一世都随老爷你鞍前马后效力啊!“林延潮不由哈哈一笑。 随即黄灿给沏了壶上等香片,林延潮一面喝茶,一面翻阅昨日修的会典典籍。

不久厅里的翰林都是一并来署。 开始办事前,同僚们不由闲聊,一人道:“近日户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,你看这个月给的官俸,本色银粮比原来少了三成多,然后不足部分拿磁木。

被褥来折俸,你看这成何道理?““是啊。 若是拿其他易变现之物来折俸倒也罢了,只是这木材被褥的。

叫我等如何出手啊?““罢了,朝廷现在在辽东,蒙古用兵,难免钱粮不足。 我等身为臣子也要体谅朝廷的难处。

““我看哪里是钱粮不足,张江陵行一条鞭法以来,不是自称国库充盈吗?绝对是户部有蛆虫,哼,看明年京察科道如何弹劾他们。 ““我等为官,一来为君,二来求禄,禄事不足养亲,我等为官做什么?宗海,你说是不是?“见话题道了自己身上,林延潮点点头道:“兄台所言有理。

“这几人说得是实在话,当京官就是旱的旱死,涝得涝死。

六部衙门每年炭敬冰敬收到手软,但他们翰林院以及其他九卿衙门就显得寒碜多了,唯有指望在外为官的同年多少给点。 不是每个京官都如想象中的风光。

就在众人聊天时,陈思育走了进来道:“林修撰,刘编修,内阁下达的公函已是到署了,你们今日先去文渊阁拜见三位阁臣,稍后回衙收拾东西。 “听陈思育这么说,众人都有些讶异,本以为林延潮他们最少还有两三日的,没想到今天就入直内阁了。 当下众翰林向林延潮和刘虞夔告别。

林,刘二人一并出衙。 刘虞夔十九中进士,所以他虽是隆庆五年入的翰林院,但现在也不过三十出头。 两人一并在宫门前验过牙牌,之后一路走来刘虞夔主动向林延潮道:“宗海兄,咱们这次一并入阁当差,理应相互提携才是。 “见对方主动示好,林延潮也没拒绝笑着道:“这是当然,刘编修是延潮的前辈,在翰苑里也是见多识广,入阁后在下还要请刘编修提点才是。 “见林延潮姿态放得这么低,刘虞夔不由哈哈一笑道:“宗海,放心,入阁办差有什么不明白的,大可问我就是。

“当初二人在轮值内阁上,相互有过竞争,但这也是正常范畴内,谈不上敌对。

最后林延潮不靠走关系,而是毛遂自荐以一封平夷诏打动天子和张居正,可谓是赢得堂堂正正,刘虞夔不仅无话可说,对林延潮的才华和这份果断,也是佩服呢。 当然多亏林延潮当初有先见之明,若是当初贸然站队,答允了刘元震,与他结盟一并与刘虞夔做对,二人今日就没办法这么愉快的谈话。 就算刘虞夔不知此事,而林延潮也不会与他作朋友。 于是刘虞夔对林延潮道:“既是宗海相问,那愚兄有一言提醒,初入阁办事,其他事尚不着急说,今日我等是要拜见三位阁老,第一次面见上官此乃十分要紧的事,需早作准备。 “说到这里刘虞夔神情严肃地向林延潮问道:“宗海,一会拜见三位阁老,三位阁老是如何人,性情如何,喜好如何,你心底可是有数吗?“(未完待续。

)。

随机推荐

图文聚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