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专家 > 情感婚姻

《神医攻略》第1章 极端的男人

2019-07-08 15:55作者:admin

《神医攻略》第1章 极端的男人

宇周山以其地势险要,多悬崖峭壁而闻名,然而它还有一个众人都心照不宣的名字,不归山。

踏上宇周山要想平安归来无异于痴人说梦,就连一些经验老道的柴夫猎户也只敢在外围而不敢深入。 是以当正在砍柴的柴夫猛然看见一个穿着华贵的美貌姑娘,正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宇周山深处而去之时,才会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 “姑娘,这里就是不归山了,可不敢再深入了啊,不然可就出不来了。 ”柴夫好心提醒,没想到那姑娘却并不领情,就好似一缕幽魂只一心向前走着。 柴夫一生老实,见这姑娘一脸生无可恋,外界的一切显然已是无法再引起她的注意了。 “姑娘,姑娘?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,你还这么年轻……”柴夫还待再说些什么来挽回这即将逝去的年轻的生命,却隐约间听见身后似有焦急的呼喊声传来。 “小姐……小姐……·你在哪啊?”柴夫眼见那位姑娘只稍停顿了一下,继而狂奔着往不归山深处而去。

眼见错失了挽留的最佳时机,姑娘三两下就消失了踪影,柴夫只能焦急地回应着那一头的呼喊。

“诶……在这呢,快来啊,在这呢。

”很快一个身穿藏青色,一脸冷凝焦急的英俊男人一脸焦急地奔到了柴夫面前。 “她在哪?”柴夫连忙指着女子消失地方向“她往那边去了。 ”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,只感觉面前突然掠过一道影子,再看身边哪还有半个人影。

奔跑在宇周山的树林中,柳心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不能被找到绝对不能被找到。 越往里走树木也越来越高大,灌木丛刮破了她华美地长裙,手背上也被刮出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,高大地树木也像是吃人地妖怪,可是这些都没有阻止她一往无前地脚步。

想起这阵子发生的事和以后地日子,柳心蓉心里就一阵绝望,快跑,必须要离开这里。

终于在一处断崖边,她还是被他追上了。 “你站住,你不要过来。 ”见他想上前,柳心蓉连连忙后退了几步,几块碎石随之滚下了浓雾之中地悬崖,连带着他的心也跟着高高的悬在空中。

“好,我不过去,你不要再动了。 ”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僵持着,柳心蓉无视来人的深情,一双明眸隐隐含着恐惧,就这样紧紧的盯着对方,防止对方突然有什么动作。 悬崖的风吹拂起她如墨般的秀发,轻吻着她如玉的脸颊。 “我们一定要这样吗?”男人满含痛苦的说道。 柳心蓉有瞬间的心软纠结,可是随之她却发现男人正悄悄地像这边移动着。 “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?”柳心蓉声嘶力竭地嘶吼着,眼泪顺着较好地脸颊无声地滑落。 “不可能,除非我死,小蓉我们就一定要这样吗?像以前那样不好吗?”男人的声音充满着痛苦,柳心蓉绝望的闭了闭眼“柳宸枫,我们是兄妹啊,我们是亲兄妹啊,你明不明白?”“我知道啊,所以我们注定是要在一起的啊……”“哥,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能清醒过来啊,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的。 ”“不,你要是敢死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,这天下谁都别想好过。

”或许是终于再也深受不了柳宸枫自以为深情的嘴脸,在柳宸枫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她终于纵身一跃,跳了这云雾缭绕的万丈悬崖。 “不,蓉蓉。

”头好疼,难道这就是通宵玩游戏的惩罚吗?可是这也怪作者啊,玩到剧情精彩处谁会在意睡不睡觉这种小事啊?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老了?以前通宵的情况也不是没有,可也没有今天这么疼的啊,可二十五岁也不能算老吧?“嘶,疼疼疼。

”不对啊,好像身上各处都疼,这感觉就好像被打散了身上各处的零件又被重新安装过一样。

猛然睁开疲惫不堪的双眼,柳心蓉被身处的环境吓了一跳。

“我去,什么鬼,这是哪?”这古色古香的小房子,这落后的各种用具,柳心蓉心中顿时浮现出一种不太可能的可能。

没那么背吧,她除了爱玩个游戏外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。

也许别人谈到穿越都是欢天喜地,幻想着做王妃皇后,但柳心蓉却不以为然,就像某篇文章中写的一样,古代也是要身份证的啊,也是要吃喝拉撒的啊。

什么你说自己赚?本金哪来,身份证这东西没有那就是黑户连城都进不了,何况在古代女子地位可是很低下的,你要是抛头露面那可是能分分钟被唾沫淹死。

“醒了。 ”随着一声清冷男声的想起,打断了柳心蓉天马行空的想法。

柳心蓉望向站在门口的男子,顿时便再也移不开眼了。

来人一袭简单的白衣,如墨般的长发紧用一根发带松松的系住一些,长长的墨发柔顺的垂在挺拔的背脊上。 密而不浓的眉,双眼淡漠得好似什么都不被他放在其中,唇薄却不让人觉得薄情,在他身上反而更添风情。

他的五官拆开来看也许是很平凡得,可是组合在一起,在他的身上却是每一点都踩在柳心蓉的点上,就连他那不为俗世所动的清冷气质都是柳心蓉最为钟爱的。 最让柳心蓉嫉妒的是,他不但比自己白,皮肤还比自己好,你说你一个男人生得这么好看干什么?你让我们这些女人怎么办啊?意识到自己盯着人家太长了点,柳心蓉尴尬地看向旁边地土墙。

“那个……我怎么会在这里啊?”云溪早已习惯了别人地视线,所以心中并没有什么不适。 “我是在宇周山附近地树上发现姑娘的。 ”“树上?”许是受了伤的原因,柳心蓉的声音听起来柔柔的,柳眉微蹙反而有一种病态美。 树上?宇周山?难道我不是本体穿?柳心蓉刚准备撑着身子坐起来,却发现根本就使不上力,便又倒了回去,被他虚扶了一把,这才免了一难,却还是牵动了身上旧伤,顿时疼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。 “姑娘还是莫要乱动的好,以免伤势加重。

”“……”你早说她不就不动了。 被柳心蓉泪眼朦胧的盯着云溪也面不改色,只是将手中药碗靠近柳心蓉示意她喝药。 好不容易才缓过来,此时她根本动不了,一做动作就疼,只能就着人家的手喝掉那一碗黑漆漆的药。

中药对柳心蓉来说并不陌生,只是中药的苦味她可能永远也习惯不了,可是没办法在这里没人会惯着她,为她加白糖,只能就着那人的手一鼓作气地喝完了黑漆漆地药汁。

“……你是谁?”也是这会柳心蓉才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。 “云溪。 ”他的声音清澈冷冽,一如他的形象般让人高不可攀。

见柳心蓉喝完了药云溪也没有继续留下来,而是端着空了的药碗忙自己的事去了,即使到了饭点也是一个村妇打扮的中年妇人进来给柳心蓉送吃的。

随机推荐

图文聚集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